里贾纳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13|回复: 0

留美女博士及丈夫被父亲砍死,只因不愿给弟弟买房

[复制链接]

283

主题

283

帖子

128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85
发表于 2023-3-5 01: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 A A+
留美女博士及丈夫被父亲砍死,只因不愿给弟弟买房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专题:华裔相关新闻,最新动态!

  “我不后悔杀女儿,只后悔当初让她读书把心读野了。”

  2002年3月26日,因拒绝给弟弟买房,从美国回家探亲的赵庆香、魏斌夫妇被女方父亲赵玉令用斧头砍死。法庭上赵玉令态度坚决,认为女儿女婿的死并不无辜。他说,“儿女养大了,满足不了我的要求,留着也没用。”

  事发20年后,这起悲剧屡屡被人重新提起。因年代久远,资料不完整,每个报道均有出入。有人认为接受家里全部资源供养,最后却不愿资助弟弟的赵庆香是白眼狼。也有人觉得是赵玉令重男轻女的思想害了女儿女婿。

  所以到底是什么样的恨,让赵玉令直接把女儿砍到无法修复遗容?参考现存的当年报道和赵庆香同学的“案情公开信”,我整合出了今天这篇文章。一个女生想逃离原生家庭有多困难,不是简单一句“远走高飞”就能解决的。









  (网传赵庆香夫妇合照)




  1974年,山东烟台招远市贾家庄子村的赵玉令家迎来了他们期盼已久的小儿子赵庆泉。

  可惜出生不久后,赵庆泉就患上了脑膜炎。因为当时医疗条件有限,加上脑膜炎初始症状与感冒类似,被耽误治疗的赵庆泉留下了后遗症“癫痫”。

  这个病改变了赵家两姐弟的人生。

  为了照顾小儿子,赵玉令把2岁的大女儿赵庆香送到母亲身边寄养,自己和妻子则把所有精力都花在赵庆泉身上。所幸,他们让赵庆香读完了小学和初中。

  或许是感受到自己和弟弟之间的差别待遇,赵庆香拼了命读书,就想奔个好前程。1987年,赵庆香以第一名的成绩从村上的初中毕业,并拿到镇上高中的录取通知书。

  此时父亲赵玉令看到南下进厂打工的人每年往家里寄回不菲的工资,也动了让赵庆香退学去打工的心。毕竟在地里刨食的收入低得可怕。幸而同村的人劝住赵玉令,他们告诉赵玉令,你女儿现在成绩那么好,万一能考上大学,那不是能赚更多的钱,“现在国家还包分配呢,出来就是干部”。

  抱着让女儿长大后反哺家里的想法,赵玉令送女儿去高中报名。明白读书机会不易的赵庆香在高中更加发奋学习,每次考试排名从来没有掉下年级前十。另一边,因为生病及家人溺爱,成绩不好的赵庆泉初中毕业后就没再继续读书。他去了镇上找工作,就像村里大部分年轻人那样。

  1990年,18岁的赵庆香成功考入南开大学化学系。据未证实消息称,她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因此全村的人都上门向赵玉令贺喜,夸他会养孩子,马上就要享福了。看到“大学生”女儿给自己添了脸面,赵玉令必然是高兴的。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女儿的定位——家里的“投资产品”。他等着女儿毕业后找个高薪工作,然后寄钱回家改善家里条件。毕竟他们两口子的收入连重修老宅房子都不够。

  因为家里微薄的收入,赵庆香上大学时极尽节俭。在南开的四年里,赵庆香几乎没有给自己买过新衣服,也没有娱乐活动。学校每年会给成绩优异的学生发奖学金,赵庆香保持着极高的专业成绩排名,每年都能争取到这笔奖学金。另外为了减少父母开支,她申请了助学金,课后打工赚钱偿还。大二的时候,赵庆香又找到了一份家教的工作,这让她从家里支取的钱再次减少。

  到了大四,赵庆香面临两个选择:是接受工作分配还是攻读更高学位?她选择了后者。为了考研,除了打工外,赵庆香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也是在这儿,她和同级的同学魏斌熟悉并相爱了。




  (网传赵庆香中学照)




  和女友赵庆香一样,魏斌同样期望在学术上更进一层楼。有了为共同目标奋斗的“战友”,两人学习进展顺利,毕业后双双成功考上本校高分子化学专业的研究生。

  学业与爱情的顺遂并未延伸到赵庆香的原生家庭上。得知女儿还要继续读书后,赵玉令多次打电话痛骂、劝阻女儿读研究生。在父亲赵玉令看来,女生读个本科已经很足够了。实际上他更深的想法是,想让女儿赶紧工作好补贴家用。“如果现在还不上班,过几年结婚了,钱更不可能给家里。”






  面对父亲的阻挠,赵庆香坚决不放弃读研。她哀求父亲,表示继续读书不会再花家里一分钱,并赌咒发誓保证自己以后不会不管弟弟,会向家里寄钱。赵玉令夫妇得到她的誓言,这才作罢。

  为了让父母不再找麻烦,拿到研究生津贴的赵庆香开始向家里寄钱。三年时间里,赵家依靠这笔钱在宅基地上新修了一个院子(另有说法是加上她在美国向家里寄的钱,才够修院子)。或许赵玉令在外宣传过女儿反哺家里的事迹,说她现在在大城市赚了不少,以至于常常有亲戚会打电话找赵庆香借钱。

  赵玉令夫妇没有问过赵庆香到底过得怎么样,他们认为孩子拿钱给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实际上在南开读研的赵庆香生活比本科时更加清贫。因为钱给了家里,很多时候她还需要男友魏斌接济照顾。因为他是天津本地人,家境比赵家宽裕。万幸的是两人的感情没有因此动摇,反而在清贫中相互扶持,惺惺相惜。

  可能上天给赵庆香关上门,就会给她开一扇窗。除了魏斌性格实诚外,魏家人都对赵庆香慷慨接纳。毕业后,两人顺利结婚。婚礼在天津举办,所有费用都由魏斌父母承担。当时正值大学生赴美潮,赵庆香和魏斌两人也被这股浪潮所推动,准备出国。

  很快,学术成绩亮眼的赵庆香申请上了美国一所大学的博士,还拿到了奖学金。为了支持儿媳赴美深造,魏斌父母拿出2.2万元给赵庆香打点行装,购买机票。这笔钱他们从未提过让儿子儿媳归还(另一说法是5万)。

  半年后,试图转行做IT的魏斌也申请上了美国某大学的自费计算机博士。赵庆香回国接上魏斌,两人一起开始在美国求学生活。




  因为魏斌没有奖学金支付学费和生活费,赵庆香夫妇在美国的日子过得相当艰难。用赵庆香大学同学的话来说,“我曾去看他们,他们生活的节俭是很多国内人士所无法想象的。”为了赚取房租,魏斌每天下课后就去中餐馆打工。赵庆香也从来不敢请假缺席课程,就怕学校取消她的奖学金。

  1999年,赵庆香怀孕了。一番纠结后,他们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因为生活拮据,孩子出生20多天后,赵庆香便回到实验室继续工作,还未满月的孩子只能托付给邻居照顾。在美国,这种日间保姆的费用相当高。坚持一个月后,迫于经济窘迫,赵庆香夫妇只能无奈地将50天大的儿子送回天津,交给魏斌父母照顾。

  因为金钱与学业等多重压力,赵庆香、魏斌二人一直承受着巨大压力,尤其是送孩子回国一事。赵庆香每天都在想儿子,她经常和在美国工作的大学同学通话时痛哭,“我太想他了,但我现在没办法......”






  所幸他们的孩子在国内还是受到了良好照顾。从1999年年底到2002年赵庆香夫妇回国前,三年时间里魏斌父母任劳任怨地照顾孙子。他们没有向儿子儿媳要过一分孩子的奶粉钱。相反,他们还让儿子不要担心家里,他们明白两人在外面有多不容易。

  但另一边,赵玉令夫妇从未前往天津看望外孙。和赵庆香读研时一样,如果赵家父母打电话给她,那一定是来要钱。他们认为女儿都有能力去美国了,在那种遍地黄金的地方肯定赚得不少。

  可能就是这种态度,让赵庆香在有对比参照的情况下,对父母越来越寒心。她决心要反抗父母对她不合理的妄想与索求。这也是悲剧发生的一大诱因。




  (网传赵庆香青年照)




  2001年年中,赵庆香与魏斌成功博士毕业。赵庆香先找到了美国东部某城市的工作。夫妻二人跨越几个州搬到赵庆香工作所在的地方。根据赵庆香友人的回忆,因为两人读博期间收入极低,在尽全力节俭生活的情况下,他们也毫无存款。这趟搬家,还是他们找同学借了钱,才付得了运输费。

  换了新城市生活,赵庆香夫妇的生活也没有很大改善。因为当年美国科技公司缩招,魏斌半年内都没有找到一份程序员的工作。想到最开始换行业就是为了科技公司更高薪的工作,魏斌相当痛苦。更痛苦的是,他的签证只剩半年时间,如果还找不到工作,就需要回国,夫妻两地分离。

  还好到2001年底,魏斌的努力终于换来曙光。一个小型科技公司雇用了他,并且愿意提供工作签证。就这样,赵庆香夫妇二人都有了合法身份留在美国,收入也比之前有所增加。他们终于有足够的经济基础在美国抚养孩子了。

  两人决定2002年春节回国,除了看望父母,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接回孩子,一家三口团聚。

  之前有报道称,赵庆香夫妇在美国都有高薪工作,因此两人拒绝给赵父钱时,赵父才会相当生气。实际上这个报道是错误的,当时赵庆香就职于强生,税前年薪6万美元。而魏斌税前年薪仅3.6万美元,且回国前他还没有入职。赵庆香一人的工资要支付两人房租和所有生活费,其实是相当紧张的。

  也有评论根据错误报道,认为赵庆香夫妇被害是罪有应得,“他们就是白眼狼。当了‘美国人’就不认背朝黄土的父母了。”这个也属于无稽之谈。

  据赵庆香的同学所述,她为人耿直,知恩图报。当时魏斌即将就职的公司距离两人住所车程2小时。同学劝赵庆香换个离丈夫近一点的公司,这样魏斌至少不用每天4小时通勤。但赵庆香拒绝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工作不满一年,跳槽太“不近人情”,会给公司添麻烦。




  回国后的2002年3月18日,面对帮自己带孩子又出钱资助自己的魏家父母,赵庆香拿出半年来攒下的1万美元送给他们。她感谢婆婆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慷慨相助,让他们能无忧地在外打拼。为了让婆婆收下钱,她告诉婆婆,这是孩子三年来的抚养金。

  当然,对娘家人,赵庆香也准备了红包,只是金额是1600美元。但在当时,这笔钱也并不算少。

  回国4天后,赵庆香夫妇准备起程带着孩子回山东,让外公外婆见见素未谋面的外孙。回去前她和好友聊起这件事,电话里她显得乐观且兴奋,觉得赵玉令夫妇看到小孩子一定会“很高兴,很高兴”。

  临出发前,赵庆香儿子不想离开爷爷奶奶,于是在车站哭闹,拒绝上火车。迫于无奈,赵庆香与父亲通话表示抱歉。得到他们接受外孙不回山东的消息后,两人才登上回娘家的车。

  终于抵达阔别四年的老家,和赵庆香想象中一样,父母对于他们夫妇的到来非常开心。只是接风饭才到尾声,赵玉令就向女儿提出了要求,“你拿八万块钱过来,给你弟弟在县城买套房。”

  “如果你现在拿不出来,先给3000美元应急也行。”

  在赵庆香远赴天津及美国求学的数年时光里,弟弟赵庆泉过着和姐姐迥然不同的人生。因为癫痫不定期发作,他多次被工作单位开除。同样是这个病,让他找不到结婚对象,“没人愿意照顾一个病人一辈子”。

  眼见儿子在村里成了有名的“大龄光棍”(28岁),赵玉令下决心,一定要在孩子30岁之前给他找到对象。经过多次相亲,终于邻村有个女生的家人松了口。对方表示,只要你们在县城有套房,就可以考虑。

  但当时赵庆香寄回家的钱已经让赵玉令夫妇拿去修新院子,剩下一点也给儿子支付医药费花掉了。赵家不仅没有存款,还欠了8000元医疗费的外债。因此赵玉令认为,在外面挣了大钱的女儿女婿应该救急,出面帮扶弟弟。

  “你弟能娶上媳妇,我们的心思也就了了。现在全靠你帮他了,不然他这辈子就要打光棍了!”

  “当初你读研的时候就发了誓的,不会不管你弟弟!”




  (网传赵玉令入狱照)




  面对父亲的要求,赵庆香直接拒绝。她告诉父亲,给弟弟买房是不可能的。这次回家,自己带了1000美元给他们补贴家用,另还有600美元是弟弟的医药费。除此之外,一分都不会给。“我们现在刚开始工作,都没积蓄。这次回国也花了很多。再多要是真的没有了。”

  接着,赵庆香指着家外面的新院子向父亲说,家里已经新修了一个院子,也是自己往家里寄的钱修的,她已经尽力了。魏斌也对岳父的索要感到疲惫,他告诉赵玉令,“你是长辈,但不是皇帝。要钱是你的愿望,但我们不一定能实现。”

  赵玉令听到女儿女婿的拒绝,勃然大怒。他觉得女儿这样做,就是白眼狼,胳膊肘向外拐。

  虽然生气,但赵玉令还抱有一丝理智。他觉得再和女儿好好说说,他们会答应自己的。过了几天,赵玉令又找上女儿女婿,摆出血脉亲情的说法,让女儿掏钱买房。

  赵庆香和父亲坦承他们现在的窘迫,在美国开销多,工资又不高。之后带孩子回美国,上幼儿园又是一大笔开销,“给你们打钱赡养你们可以,县里的大房子确实买不起。”

  这种坦诚在赵玉令看来就是无赖推诿,“(女儿)现在都敢直接拒绝我,之前说什么养家养弟弟,都是瞎话!这个女儿根本没用了!”同时他对女婿也相当仇恨,认为就是这个男人带坏女儿,让她“心野了”。

  2002年3月26日下午3时,赵玉令提起斧头走进女儿女婿的卧室,对着正在睡午觉的两人连砍30多斧。据赵庆香好友称,整理遗容时,赵庆香的脸因为被破坏严重,根本无法进行修复。

  杀死女儿女婿后,赵玉令回到堂屋拿起座机报警自首。他静静坐在门口等警察上门,面容平静。

  2002年7月4日,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受理赵玉令杀人案。法庭上,魏斌母亲满面泪痕,问赵玉令为何如此狠心。审判员也同样问了赵玉令作案动机,此时赵依旧毫无悔意,他说,“儿女养大了,满足不了我的要求,留着也没用。”

  赵玉令称自己只后悔让赵庆香读了那么多书,“上学把她的心上坏了,爸爸的话不听了,弟弟也不帮了。”

  当日,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庭宣判,“被告人赵玉令心胸狭窄,思想意识封建落后,因女儿、女婿在美国工作,便认为二人应当帮助解决家庭中的所有困难,而当其愿望未能满足时,竟起杀人之恶念,将女儿、女婿当场杀死,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犯罪手段特别残忍,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应依法予以严惩,其虽有自首情节亦不能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专题)民共和国刑法》之规定,判决被告人赵玉令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人民币(专题)1万元。”

  赵玉令判决书下发后,赵庆香舅舅和其弟赵庆泉另提起上诉,要求分割赵庆香的遗产,也就是当初她给魏斌父母的1万美元。法庭驳回了他们的要求。

  事后法院清理赵庆香、魏斌两人的遗物,除回程机票外,他们身上只剩1000美元。在美国他们也没有别的财产。

  2002年10月28日,赵玉令在山东招远被执行死刑。

  因案情影响大,赵玉令妻子,54岁的徐桂欣和儿子赵庆泉离开了贾家庄,隐姓埋名在城郊租房居住。在北京青年报记者找到徐桂欣时,她正在一家皮衣厂打工,赵庆泉则是无业游民。

  之后二人再无消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里贾纳中文网 ( 豫ICP备2022010188号-2 )

GMT+8, 2024-6-23 08:59 , Processed in 0.07319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